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章含之,是著名民主人士章士钊的养女。她和毛泽东是世交。因为章士钊和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是至交,后来经杨昌济介绍,章士钊认识了毛泽东,他们一见如故,并成为了忘年交

章含之曾参加了毛泽东七十岁寿辰的家宴,并因此成为了毛泽东的英语老师。她后来又进入了外交部,成为了一位著名的女外交官。

章含之有过两次婚姻,然而第一次婚姻,她过的并不幸福,却一直拖着没有离婚。最后还是在毛泽东的鼓励下,才走出这段不幸福的婚姻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当时是章含之在随代表团去纽约联合国大会之前的一天,毛泽东当着众人的面让章含之作出选择,章含之这才拿定主意离婚。

章含之的这位丈夫是洪君彦,她们1957年结婚,于1972年离婚。生有一女,名为洪晃。洪晃的前夫就是中国第五代导演中代表人物之一的陈凯歌。

章含之和洪君彦离婚后,后来和外交部部长乔冠华结婚。从而他们之间演绎了一段凄美刻骨的爱情故事。

章含之,是章士钊的养女,所以她本不姓章。她的父亲是陈度(军阀陈调元之子),母亲是谈雪卿。

谈雪卿是当时上海有名的交际花,她和陈度未办结婚而同居,后来谈雪卿怀孕了,但陈度却不想纳她为妾。后来还是章士钊出面,把谈雪卿所生的孩子收为养女,取名为章含之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1963年12月26日,是毛泽东的七十寿辰,这天举办了家宴,参加的除了毛泽东的亲属,毛泽东还请了四位湖南老乡,其中就有章士钊。而毛泽东又特意嘱咐,可以带一名子女来,所以章士钊就把章含之带来了。

在家宴上,毛泽东知道章含之英语很好后,就说:“章老师,你来教我英语,做我的老师,好不好?”

章含之以为毛主席在开玩笑,再则,她也没有一点心里准备,就急忙说:“主席,我哪里能当您的老师,你是我们大家的老师。

毛泽东说:“我英语不好,就不能当老师,你教我英语,就是老师了。”就这样,后来在很长一段的时间里,章含之就会去毛泽东那里教英语,每次教一个多小时。

其实,章含之这次参加毛主席70寿辰的家宴,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毛主席。她第一次见毛主席是1950年,那是国庆前的一天,在中南海怀仁堂国庆招待会上,章含之第一次见到了毛主席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章含之,于1935年出生于上海。1950年国庆之前的一天,章士钊收到一张中南海怀仁堂举办国庆招待会的请柬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张请柬上,还特意注明了可以带一个孩子参加这次的国庆招待会。所以章士钊就带着14岁的章含之参加了。

这一天,章含之随父亲章士钊来到中南海怀仁堂举办的国庆招待会大厅,章士钊见到熟人就相互的打招呼,而章含之则站在一旁四处张望。

过一会,毛泽东走进大厅,他看到章士钊,就笑着说:“行老,你最近可好啊?”(章士钊,字行严,所以人们尊称他为行老。

章士钊笑着说:“托主席的福,还好,还好。”章士钊说完,然后指着章含之对毛泽东说:“这是我的女儿。

毛泽东看着章含之,笑着怕怕她的头说:“好嘛,今年多大了。”

章含之此前对毛泽东的大名和革命事迹,也听了很多很多,此时人民的领袖毛主席突然站在自己面前、而且还和自己说话,自己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所以她没有立刻回答毛主席的问话。

这时章士钊忙说:“她今年14岁了。

毛泽东听了笑着对章含之说:“你父亲是大学问家,你要向他好好学习。”

章含之听了毛泽东说的话,笑着点头。毛泽东说完则开心的走向其他人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过了一会,毛泽东说:“小孩子和我们在一起没有意思吧?

章含之一听,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因为毛泽东说出了她的心事。

接着毛泽东又说:“我建议,孩子们可以到外面玩耍,到吃饭的时候再回来。”

毛泽东这句话一说完,章含之和十几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孩子就向大门走去。直到吃饭的时候,他们才回来。

这就是章含之第一次见毛泽东的情景。而她第二次见毛泽东,则是十三年后的1963年12月26日。

1953年,章含之进入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。1960年,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任教。1963年,章含之第二次见到毛泽东。

毛泽东出生于1893年12月26日,到1963年12月26日,正是毛主席七十寿辰,这一天,毛泽东举办了家宴,参加家宴的除了毛主席的亲属,还请了四位湖南老乡,其中就有章士钊。

而值得一提的是:邀请的时候又特意说明,不带夫人,但可以带一个孩子。

所以,章士钊就带着爱女章含之去了。

这时的章含之,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也成为了北京外国语学院的一名老师,此时的她对伟大领袖毛泽东有了更加深厚的敬佩、敬仰之心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毕竟章含之于1950年第一次见毛主席时,她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,如今十三年过去了,此时她对伟人的敬佩是从心里发出的。所以能见到毛主席,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。而正是因为这次的相见,章含之竟然还成为了毛泽东的英语老师。

在家宴上,毛泽东看到章含之,就微笑着对她说:“章含之同志已经是老师了?

章含之回答说:“我1957年本科毕业,去农村一年,又读了两年研究生,1960年正式教书,已经三年了。”

毛泽东一听,开心的问:“那你今年多年大了?”

章含之说:“今年我28岁了。

毛泽东听了,笑着说:“好嘛,年纪不大,还是个老师。”接着,毛泽东又问:“你教什么课?

章含之说:“我教英语。

毛泽东听后,突然对章含之笑着说:“章老师,你来教我英文,好不好?

毛泽东突然这么说,章含之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,再则,她以为毛主席是在开玩笑,所以就急忙摇头说:“主席,我哪里敢当你的老师,你是我们大家的老师。

而这时,毛泽东却认真的说:“若说教别人英语,我就做不了老师,我还要向你学习英语。

章含之见毛主席突然认真起来了,不像是开玩笑,就说:“我的英文水平不高,不敢教主席。”

毛泽东一听乐了,笑着说:“怕什么,我的英语水平也低。

毛泽东这么一说,章含之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,这时坐在一旁的章士钊说:“主席什么时候让含之过来,告诉她就是了。”

毛泽东听章士钊这么说,就笑着说:“好嘛,就这样了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毛主席七十寿辰家宴结束后,章含之回到家后,她以为毛主席要跟自己学英语只是开玩笑、说说而已。

但没想到一个星期后的一天,章含之突然接到毛主席外事秘书的电话,章含之接过电话,电话的那头说:主席让我给你打电话, 说你教他英语,主席问你可不可以从这个星期开始。

章含之一听,愣着了,因为她一直以为毛主席是随口说说而言,没想到毛主席说的是真的。

电话挂了后,章含之一直处于高兴而紧张的状态中。因为能给毛主席教英语,确实值得高兴。但也正是因为给毛主席教英语,也确实让人紧张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章含之就把这个事告诉了父亲章士钊,并把自己的担心和顾虑也说了。

章士钊说:“主席很随和的,你不用紧张。

虽然父亲这么说,但章含之的心中,还是有些紧张。

1964年元旦过后的第一个星期天,章含之之来到中南海,成为了毛主席的英语老师。

期间毛泽东还特意关照章含之说:“我请你当我老师,不要特殊化,你可以骑自行车来,天气不好时,我派车去接你。不要用你父亲的汽车,那是配给他用的。

也就是从这天开始,以后每逢星期天,章含之就会来中南海教毛主席英语,每次教一个多小时,一直持续了很久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毛泽东吃饭很简单,一般没有饮料和酒,但有一天,毛泽东突然要请章含之喝酒。

当时章含之心想“一定有什么喜事,毛主席才这样高兴。”

原来,中国和法国决定建交,第二天就正式向世界公布,这是中国和西欧第一个国家建交,所以毛泽东今天才如此的高兴。

在章含之教毛泽东英文期间,除了教毛泽东学习英语,还会散步、聊天。而聊天的话题,自然会有章士钊。毕竟章士钊既是章含之的父亲,还是毛泽东的至交。

不过,由于章含之身世的原因,让章含之和章士钊有些许隔膜。而产生隔膜的原因还有就是:章士钊是民主人士,而章含之却是中国共产党员。所以在章含之看来,两人的阶级不同。因此他们生活上虽然是父女,不过政治路线却不同。

对此,毛泽东对章含之不断的开导,在毛泽东的苦心教导下,使得章含之对父亲章士钊有了新的认识。而他们父女之间的隔膜也得以渐渐的消除。

1964年春节快要来临的时候,有一天毛泽东对章含之说:“过了春节,我想离开北京一段时间。你向学校请个假,同我一起去。期间你教我英语,我教你读《史记》。”

章含之一听毛主席要做自己的老师、教自己读《史记》,这是多么难得的学习机会啊。所以章含之很高兴的答应了。

本来毛泽东告诉章含之,准备正月初五开始启程的,但到正月初三的时候,事情却出现了变化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这一天,毛泽东把章含之叫到中南海,章含之见到毛泽东,感觉这天毛主席的神情不像以往那么轻松,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敢问。

毛泽东突然对章含之说:“我暂时离不开北京了,旅行的事只好缓缓了。”

后来章含之又去中南海见了几次毛主席,但章含之能看的出来,主席的工作越来越忙了。在章含之心中,感觉可能要发生什么事。

直到有一天,毛泽东对章含之说:我的英语课恐怕要暂停了,我最近要处理很多事,会很忙,顾不得学英文了

章含之说:“主席的事情多,就先不要学英文了。”

时间到了1966年,一个特殊的动乱时期来临了。而在此后的几年里,章含之再也没有见到毛泽东。

随着特殊时期的到来,毛泽东让秘书给章含之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中说:“主席说他现在不便见你。他要你经风雨,见世面。他还说要你多保重,等他空一点在见面。

1970年5月,由于章士钊年龄大了,此时他已年近九旬,周恩来考虑章士钊身边需要亲人照顾,所以就请示毛主席,将章含之留在北京。

之后章含之又向周恩来请求:希望能去工厂锻炼。

没多久,章含之就被安排到了北京针织总厂,做了一名普通工人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1970年6月,章含之终于再次见到了毛泽东,此时毛泽东停止学习英语已经6年了。

1970年6月的一天,中南海突然给北京针织总厂打电话说:毛主席要章含之去中南海见他。

此时章含之已经几年没有见到毛主席了,这时毛主席突然要见自己,她非常激动。等她回过神来,就急忙向中海南赶去。

来到中南海,章含之见到了毛泽东,她发现毛主席老了很多,好在精神还好,章含之说:“主席,你好,很多年不见了。”

毛泽东说:“哎呀,我的章老师,很多年不见,你还好吗?这些年,你经风雨,见世面没有啊?

此时章含之心中非常感动,因为在那个动乱年代,日理万机的毛主席还不忘给自己带口信,还不忘鼓励自己要“经风雨,见世面。”

他们聊了一会天,

突然毛泽东对章含之说:“我想派你回外语学院做教育改革,你愿不愿意去?

章含之一听非常高兴的说:“主席让我去,我当然愿意。只是我怕做不好,辜负了主席对我的期望。”

毛泽东说:“没事,什么事都要去尝试。”

毛泽东接下来又说了不少鼓励的话,以及工作上的事。章含之这才欣然的接受了去外语学院做教育改革的任务。

不过,这时毛泽东又突然说:“中国需要女外交家,我觉得你可以,能说能写,还有勇气。我们需要你这样的女同志去做外交。所以做完教育改革后,你就去外交部报道。”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毛泽东说的这些,太出乎章含之的意料之外了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毛主席会让她去做外交工作。

对此,章含之虽然心里有些担心自己不能胜任外交工作,但既然毛主席亲自点将,她也只好答应了。

1971年3月,章含之接到通知:立即结束教育改革工作,于月底前到外交部报道。

3月底,章含之进入外交部,之后在亚洲司历任职员、副处长、处长、副司长等职。

此时章含之的丈夫是洪君彦,而他们的夫妻感情这时并不好。不过章含之这一段感情虽然不幸福,却一直拖着没有离婚。这件事后来连毛泽东也知道了。

1971年10月25日,是一个值得举国振奋的日子,因为这天在第26届联合国大会上,宣布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及其一切机构的合法权利。

之后毛泽东指示,外交部组织前往纽约参加第26届联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,之后任命乔冠华为中国代表团团长,章含之为随团翻译。

在代表团前往纽约联合国大会之前的一天,毛泽东对章含之说:“我的老师啊,我今天要批评你,你这个人没出息。”

章含之知道毛泽东爱开玩笑,以为这次又在说笑,所以就笑着说:“我从来就没出息,主席你批评吧。”

章含之笑着说完,没想到毛泽东却认真的说:“我说你没出息,是说你好面子。你丈夫已经和你没感情了,你为什么还不离婚?为什么还怕别人知道呢?

章含之没想到自己个人生活上的事,连主席也知道了,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说起这事,一时间让章含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
毛泽东看着章含之,又以平和的语气说:“没有感情了,就要解放自己。你还年轻,为什么不尽早的解放自己呢。”

章含之很感动,她没有想到主席对自己的个人生活如此关心,她看着毛泽东,感动的流着眼泪说:“谢谢主席的关心,你批评的对,我一定解放自己。

自从毛泽东“批评”章含之后,没过多久,章含之就和洪君彦离婚了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自从章含之到外交部工作后,她和外交部长乔冠华通过相识相知,渐渐的有了感情。虽然乔冠华是外交部部长、年龄又比章含之大22岁,但她们还是在1973年12月结婚了。

当毛泽东得知乔冠华和章含之结婚的消息后,他高兴的连声说好。

1983年9月22日,乔冠华因病去世,享年70岁。乔冠华去世后,48岁的章含之心中非常悲痛。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日子里,她一直处在思念乔冠华的状态中。

2008年1月26日,73岁的章含之因病去世。

章含之年轻图片(章含之图片大图)

章含之和乔冠华1973年12月结婚,到1983年9月乔冠华去世,他们的“乔章之爱”经历了十年恩爱时光,在这十年里,他们相濡以沫,共同经历的一段美好的时光。
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imf9.com/push/76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