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原创 鲁锐

半个世纪前,我9岁。

那天,我的运气真是好极了,我在东明交通岗的岗楼下面,看到了一枚银亮亮的硬币!

一分钱,虽然埋没在尘埃之中,但却难遮太阳折射的光辉,难掩银子般诱人的光泽。

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
尽管街上流行“我在马路边,捡到一分钱,把它送到警察叔叔手里边”的儿歌,但一年到头,难得见上几枚硬币的我,又怎么会忍心把它平白无故地交给我们可爱的警察叔叔呢?虽然警察叔叔与我近在咫尺,但我还是趁他没瞧见,一脚踩住了那枚更可爱的硬币,然后慢慢下蹲,装作系鞋带,做贼一般将它捡入手心,猛然鱼跃而起,箭一般蹿向远方……

我成功了!成功地捡到了一分钱,幸运地拥有了一分钱!这一分钱,从此属于我了,我想怎么支配,就怎么支配,想怎么花,就怎么花,谁也管不着,因为它是我的,我的!

我郑重决定:花掉这一分钱!

一分钱,能买点什么呢?一根冰棍,奶油的5分,小豆的3分,想都别想。也就买块糖吧!

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
东明副食百货商店,是座二层小楼,一楼是副食部,二楼是百货部。我母亲就在商店门前马路对面坎上的延安小学里教书,我放学后无处可去,这商店,就成了我终日玩耍的苑囿。

副食部的格局,我早就烂熟于心了。一进大门,右转,往前走,右首边依次是卖香烟的,卖酱油醋大酱的。香烟永远是那几个牌子,最便宜的是“混叶”,8分钱一盒;再贵一点的是“万里”,烟盒上还印有一辆幸福牌摩托车,1角9一盒;更贵一点的是“迎春”牌的,“大生产”、“大前门”是好烟,轻易看不到。酱油1角钱一斤,腐乳3分5一块,臭豆腐1分5一块。

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
左首边依次是卖水产、卖糕点糖果的。水产部经常卖一些不要票的2角多钱一斤的小杂鱼。杂鱼嘛,顾名思义,就是什么品种都有的大杂烩,鱼少人多,害得大家一路疯抢,仿佛就是一眨眼的工夫,抢鱼风潮就尘埃落定,抢到鱼的,脸上挂着胜利者的微笑,拎一网兜小杂鱼乘兴而归,网兜眼里漓漓拉拉滴下的冰水,在地上留下一路腥臭的水痕……糕点部也不示弱,有次不知从哪儿淘弄来的鸡蛋精粉面包,那面包方方正正的,小枕头似的,用印刷精美的蜡纸当外包装。我秉承母亲旨意,不顾年幼个矮力气小,也加入了疯抢的肉搏战之中,结果在抢到面包往外突围的时候,手捧的面包被人挤得撒了满地,害得我不得不在大人们的脚底下,去捡那散落在地上的面包……

走到头,迎面堵头是卖水果的柜台,货架子呈坡形,后面是一个大镜子,照着货架子上随坡摆放的国光和黄元帅苹果以及柿子、梨之类的水果。售货员上货的时候,端着盛满水果的大簸箕,哗地往货架子上一倒,就算齐活!每当看到这个情景,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农村喂猪的情形,一水筲泔水,哗地往猪食槽子里一倒,爱吃不歹,就这玩意儿!

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
手里攥着一分钱,楼下副食楼上百货转了个遍,我发现,这能够难倒英雄好汉的一分钱,其实只能买一个老太太用的纫针器!

这纫针器大概是铅做的吧,呈灰白金属色,很小很小的,形状就像一支小手枪,用的时候,把针鼻儿顺着小眼插进去,再把线头顺着大眼韧进去,就可以毫不费力地把针韧上了。

买这玩意儿没啥用啊,虽然我隔壁住着朱奶奶,可是我还是不愿意把我这份意外之财拿去孝敬她老人家。

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
我抹身又钻进了副食部。这里有家里闻不到的味道,这里的味道真是好极了,我喜欢这种诱人的味道。这是糖果、糕点、烟酒、酱油醋、大酱、腐乳臭豆腐甚至是臭鱼烂虾混合在一起才能散发出来的味道,这味道酸不酸、甜不甜、咸不咸,这种惟有副食部才有的独特而诱人的味道,极大地刺激了我的嗅觉,开发了我的味蕾,让我食欲大增,我真想像大鲸鱼那般,张开血盆大口,把整个副食部都吞下肚去……

一分钱,本来是可以买到一块硬糖的。可这里的硬糖是10块摞在一起,用透明的塑料纸包裹在一起的,一包一角钱,刚好合一分钱一块,可惜不零卖,我这一分钱,也就丧失了用武之地。高粱饴软糖,二分钱一块,一分钱也不够啊!

就在我近乎绝望之际,在卖咸菜的柜台前,一个人买走了三分钱的咸菜。

这让我发现了新大陆。

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
玻璃罩里的咸菜,用小盆装着,那细细的苤蓝丝,被腌成黄褐色,上面撒着红红的辣椒粉,甚至还有一些芝麻粒,点缀得非常漂亮,也非常刺激我的食欲。

“买一分钱的咸菜!”我踮脚递上了这弥足珍贵的一分钱。

售货员用竹镊子,夹了一撮咸菜,放在一张粗糙得可以看得见稻草丝的枯黄色的包装纸上,简单包了一下,前倾着身子递给了我。

咸菜丝带水,很快就洇湿了包装纸,我只好把纸包翻过来,让封口部位朝下,并从上面洇破了包装纸而裂开的小口子里,去取出一根咸菜,放到嘴里······

啊——这是怎样一种美味啊!这种美味,我以前从未品尝过,咸咸的,辣辣的,香香的,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,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,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享受!我平生第一次知道了,人世间居然还有这么一种浸透骨髓的美味!

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
太阳在头上火辣辣地照着,我在被太阳晒得沥青都已经发软的马路上,一边走着,一边一根接一根地吃着火辣辣的咸菜丝……

天气太热了,咸菜丝实在是太咸了,我的胃火烧火燎起来,好像有无数的火苗从那里蹿出来,烧得我口干舌燥,满头大汗,格外的渴,我不得不跑回学校,到水房去喝从砖墙里伸出来的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……

一下午,我的肚子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水,结结实实地弄了一个水饱!

鲁锐(鲁锐 大决战)


晚上母亲喊我吃饭,我喝了两口苞米面糊涂,觉得肚子很满,装不下任何东西,就推开饭碗,早早地寤上被窝,躺下了。

母亲收拾完碗筷,摸摸我的前额,说:“这也不发烧啊!”我在被窝里忽然冒出了一句:“妈,咱家要是天天都能吃上商店里卖的咸菜就好了!”母亲笑了,说:“小馋鬼,天天吃咸菜,不怕齁死你,变成燕鳖虎啊!”
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imf9.com/game/867.html

上一篇:魔道祖师动漫(魔道祖师动漫完结篇)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