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客到(有客到)


有客到(有客到)

桃花坞的桃花此时已过了花期,但公孙桃的别院却是桃花盛开。

疯子刀说他曾经生活的桃花岛村和这里极像。听老人们说桃花岛村本来就叫桃花坞,只是这里不是岛,桃花岛村更无桃花。重要的是这条河走势不像,况且名字也不同。

公孙桃说名字都是人定的,是会改的,水是无形的,是可以改道的。如果疯子刀所言极是,那么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?那么他们公孙家族到底如何个结局疯子刀应该知道。

疯子刀羞愧地回道他也很奇怪,在这里像有神相助一般,他似乎什么都懂,能当个大将军,是个朝中重臣,其实他在桃花岛村不过是个没文化的屠夫,没学过历史,根本就不知道历史走向。只是他断断续续地听村里的孙大爷讲三国,也算对这段历史有所了解。在孙大爷讲三国的片段里都是魏蜀吴打来打去的,根本没提过辽东这块的事儿。要说最终的结局嘛倒是很明晰,那就是打来打去的,其实没有一个赢家,最后统一中原的是司马家。

公孙桃有些失落,看来不仅是他们公孙家,连牛上天的曹操、刘皇叔也都灰飞烟灭了。可他们公孙家到底是什么结局仍是没找到答案。

公孙桃叹口气说人生不过百年,管不了那么多了,只要疯子刀肯留下来陪伴,此生值了。

疯子刀正欲解释,突然闯进了一头羊,跛脚的。

公孙桃说这只羊救过她的命,只是奇怪了,在疯子刀来的前一天,突然腿被人砍断了。

疯子刀想起了壁画里的羊。

公孙桃突然问他在他知道的后来里,她嫁人了吗?

疯子刀无语,一来是他真的不知道,二来他明白她的用意。

两个人相对无语,疯子刀抬头看看窗外月色见浓,决意离去。

公孙桃挡住了门,用身体压住了门栓质问疯子刀就这么轻贱她吗?

疯子刀想推开她,没敢伸手。

公孙桃挺挺了胸脯,今晚别走了。

疯子刀没动,转身找个墙角一蜷,好吧,不走就不走,睡吧。

公孙桃盯着他,火气强压着,真想上去一顿踢。最后气乎乎地坐在床头抱着被盯着他。

那一夜桃花上身但也算相安无事,疯子刀腰疼,坐地上一夜,谁也熬不住。

第二天回到襄平城。大家都在议论公孙桃和疯子刀在城外的别院住了一晚的事,看来随从不缺快嘴的人。

这层窗户纸还是不要捅了吧,大家全是成年人。大家看疯子刀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妒忌恨。

公孙桃一副生米成了熟饭的架势,只声张不解释。

疯子刀这口夹生饭还真得硬咽下去,谁让自己在人家屋里呆了一晚上呢。

疯子刀并不在乎自己的名声,可挥之不去的桃子和霸道的公孙桃在心里打架,分不出个胜负来。

虽说没有大婚,整个辽东郡都认定了疯子刀就是二主公的当家的,大神开始世俗化。

公孙桃让疯子刀搬到她府上,疯子刀死活不肯,好嘛,你不来我就去,公孙桃直接搬进了疯子刀家。

疯子刀头疼,但也无计可施,干脆把精力全用在干事业上。

辽东郡在疯子刀的经营下,冶铁业发展迅速,不仅满足辽东自身的需求,还有剩余卖到了中原地区。水稻收成又不错,满足了广大的民众生存所需。大家有白米饭吃,谁不感谢疯子刀。

还好,公孙度把他当妹夫看,换个主儿,都要考虑会不会抢自己的宝座。

疯子刀也不相信自己曾经是屠夫了,他是天才。

那两年整个辽东还算太平,乌丸虽有几次骚扰,但多是小打小闹。这一年曹操带着大将张辽攻进了柳城,蹋顿战死,乌丸至此一蹶不振。

疯子刀借机带军助攻,战绩可观,最重要的是说服了袁尚。

袁尚带着部下逃到了辽东投奔公孙度。曹操根本没把公孙度当盘菜,收拾完乌丸直接撤兵。至于袁尚,更没放在眼里,想当年连他爹都不怕,还怕这个孙子不成。

乌丸的威胁尽除,公孙度倒是踏实了不少。袁尚这个两面三刀的人虽说不可信,但投到自己名下,毕竟增加了几万的户口,这便宜得占。收容了袁公子,压根没客套。

从自疯子刀和公孙桃住在一起后,疯子刀是逃不掉公孙桃男人的标签了。公孙度有些得意,疯子刀成了自己的妹夫,何愁天下不得?他一再催促两个人把大婚礼办了。再说了,那是他妹妹,你不娶,天天住你家,我公孙家的脸往哪搁。

疯子刀觉得委屈,他连根手指头都没碰着,就成了公孙桃的男人了?这样也算,那是不是吹口气就能怀孕啊。

公孙桃不管疯子刀怎么想,反正走哪都扯着他,如胶似漆般。只是疯子刀还算理智,总是保持着适度的距离。

正当公孙度逼婚的档儿,高句骊的使者求见。

当时的高句骊趁着中原地区三国之争,公孙度实力不强之机占据着鸭绿江两岸大片地盘,悄然地强大起来。公孙度本是大汉玄菟郡人,位置大约在今朝鲜、辽东、吉林交界处一带。连续多年借大汉势弱之机,高句骊一点点蚕食,吞了玄菟郡,公孙度的老家竟成了高句骊的地盘。

这笔帐公孙度一直记着呢,此时使者来安的什么心?

辽东郡驻所在襄平,而高句骊的都城在平壤。这两个名字就很有趣了。其实吧,我才钝,研究古汉字很有趣的地方,在商周时襄同壤,襄字即为新开拓的土地的意思。商纣王的叔父箕子逃亡东北,先开土襄平,再建立了箕子朝鲜,拓疆于平襄(壤),所以嘛,襄平也好,平襄(壤)也罢,都是新开拓的地盘,一家的。当然也有学者认为商贵族本就是从东北过去的,这种事说起来没完,说多了就无趣了。

高句骊原本也非外族,先朝遗民罢了,只是脱离中原越来越远,生产力没发展起来。他们最接近的中原文明当然是辽东郡,这次使者是奔着铁来的。辽东郡落后,高句骊更落后,总之越往北越落后。

好事啊,你想买铁买工具成啊,但买武器不卖。

高句骊使者倒是豪横,都买,至于钱嘛,先欠着,有了再说。

这不是空手道嘛,公孙度哪吃这套,直接要把使者轰出去。使者临出大殿时看见边上穿着中山装的疯子刀颇为诧异,但也没多说什么,扭头离去。

傍晚,使者并没有离开襄平城,而是到了疯子刀的府上。

那天恰好公孙桃去了公孙度那里,疯子刀难得自在。

疯子刀不知来者何意,又不好拒绝,现在他早不是屠夫的鲁莽,久为高官也变得斯文起来了,有客到,当然不会怠慢,还算客气地接待了他。

那使者四处打量番,说有要事相告。疯子刀犹豫了一下令仆人退下。此时他心里也显得忌惮,和高句骊使者私聊,传出去弄不好会背个卖国的大锅。

想想又何妨?自己本来就是独立的。

使者见室内无他人,紧盯着疯子刀打量一番,突然单刀直入揭了疯子刀的老底,直呼原来传说中辽东郡的神是个中国人。

那个年代还没有中国这个说法,这个使者说疯子刀是中国人,倒真惊了他一身汗出来。

使者见他紧张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说疯子刀穿的是中山装,一看就知道是中国人。这就怪了,中国人怎么也得在1700年后吧,怎么会在东汉出现?难道是从壁画里穿过来的?

疯子刀懵了。
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imf9.com/game/838.html

上一篇:月仙(月仙冷库板)

下一篇:没有了